筆者は北京で旅行を学ぶ大学院生。妻は中国人。明るい話題の少ない日中関係ですが、将来に向けて建設的な提案を行なっていけたらと思ってます。末永くよろしくです。
by t-kume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


靖国問題(中文版)

以下三篇是去年10月份,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时我在这个blog上发表的文章,这次为了中国朋友了解“靖国神社问题”,我专门翻译了这些文章。其中应该有翻译错的地方,敬请纠正啊!!

--------
靖国问题1:靖国问题的框架
原文(日语):http://nakamaro21.exblog.jp/1528982/
发表日期:2005年10月20日

我现在在北京,目前为止没有看到小泉参拜带来的不好的后果。或许这周末在日本大使馆门前发生点小意外,但我估计规模不会像今年(05年)4月份的那么大吧。小泉参拜神社的同一天,正好在中国发生“神州六号的归还”和“巴金的逝世”两个大事件,幸好淡化了老百姓的关注程度。

关于靖国神社问题,我有一个很大的疑问。日本人常说“参拜是对日本人来说是理所当然的”“中韩两国总是干涉日本的内政问题”,而中国人也常说“拜鬼”“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”之类的话。请问,这一老框架是谁定的呀?什么时候定的呀?

小泉第一次参拜靖国是2001年8月13日,那时候我正在上海的F大学参加汉语培训班,我是在出租车的收音机广播上听到这一消息的。老实坦白,那时候我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,没觉得“好!首相终于实现了日本人民的心愿”,也没觉得“操!首相怎么能参拜甲级战犯”。也没担心日中、日韩关系,也没有跟周围的日本朋友和中国朋友讨论过这一话题。要是只有我一个人对这一问题认识不足的话很抱歉啊,但我觉得…你们大家都是吧?都没有把靖国神社当成值得关注的事吧?那到底从什么时候有“不参拜=屈服于中韩”“日本人认为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,死了以后都是神圣(你们真的信日本神道吗?那只不过是一部分人的信仰而已吧…)”。荒唐,真是荒唐…。

反过来看中国,其实也一样。今年夏天到北京的时候,我到一家房屋中介租房子去了。那边的小伙子知道我是日本人以后,问我这么一个问题“欸,靖国神社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?”,他说虽然这地名在新闻上经常听到,但他其实不了解,想跟我了解一下。再看看中国的报纸,今年(05年)夏天我在『环球时报』和『青年参考』两个报纸上看过“你所不了解的靖国神社”之类的报道(我为这两个报纸辩护,报道是客观介绍靖国神社的历史和一些数据,没有包括煽动性内容)。这两件事请可以说明,对中国普通老百姓来说,靖国神社是不是只不过是个“所不了解的”地方而已呢?他们是不是只因为“日本首相又做了个很不像话的事”这一社会气氛而生气而已呢?他们到底知不知道“怎么”不像话?

我再重复一下,靖国问题的框架是什么时候定的?两国人民看到的靖国问题只不过是“小泉剧场”“G党剧场”而已吧。我一直怀疑…。


--------
靖国问题2:靖国神社的两个面孔
原文(日语):http://nakamaro21.exblog.jp/1587022/
发表日期:2005年10月24日

我的外曾祖父是一位军人,二战时期曾在马来半岛打下英军,其后在日本做个培训后辈等闲聊职务,过个半退休的日子。不过败势已经明显的1944年冬天又被派到现在的黑龙江省牡丹江市,1945年8月与突然违约进攻过来的苏军打战,被捉捕,战后在“西伯利亚扣留”中病死(另一个说法是被苏军暗杀死),是一名相当有名的参谋长(我在这里不公开姓名啦)。就这样,我外曾祖父的灵魂在靖国神社的院内,所以我自己也跟着姥姥参拜过几次那个神社(在中国朋友也能看到的这里,公开这一信息是需要勇气的,但我还是写上吧)。因此,关于靖国神社我觉得自己比一般的日本人了解的多一些。
好。今天在这里讨论靖国神社的两个面孔,我觉得这两个面孔都值得中日两国人民知道的。

靖国神社有两个面孔,其中一个是追悼的场所,根据我的主观观察,参拜靖国神社的人的平均年龄大概超过70岁吧。对他们来说,靖国神社是供奉家人、战友、好朋友的地方(好像我姥姥的未婚夫也在那里,他是跟苏军的打战中战死的,要是人家没战死就没有我了,感觉很复杂…)。姥姥是参谋长的女儿,每次到那里都有很多人跟姥姥打招呼(从这样的小事情也能看出以前封建社会的遗迹),他们在聊天的时候我也在旁边听,但从他们的会话中我真一点都感觉不到“帝国主义的复活”“侵略史的正当化”那样的野蛮气氛呀…。大部分遗族都有“多亏战友的牺牲,自己才能返回日本”这样的“感谢”和“悔恨”夹杂的感觉,他们都认为参拜靖国神社是幸亏生存下来的自己的使命。我跟他们说“我学习汉语,在中国留学”也没有一个人皱过眉,我还亲自听到过有的遗族说“东条英机是战犯,不应该供奉在这里”。这是我想给中国朋友了解的靖国神社的一面,先不谈政治问题,我一点都不想责怪参拜神社的遗族们。

靖国神社的另一个面孔是右翼聚合的场所。你试试在“例大祭”时期去靖国神社,能看到很多坐着苔绿色面包车的傻瓜,车上放着军歌、打着“皇国○○会”“东亚△△会”之类的牌子,真是令人毛骨悚然。他们在“游就馆”的“零式战斗机”旁边聚合,搞个“为了皇国而光荣牺牲的英灵们,默祷!!”之类的奇怪仪式。从前为了弘扬民族主义精神,国家利用靖国神社是不予疑问的事实,更可惜的是对一部分人来说它现在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的象征。我认为中国的报道确实有点偏向,但同时认为靖国神社确实有右翼国粹主义的一面。这是我想让日本人了解的靖国神社。

我在上次的文章里已经写过,但我还是重复一下吧,我认为不管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,都没有十分了解靖国神社。请你们不要轻易说“赞成”或“反对”,请你们首先仔细思考一下。否则的话不要随便插嘴了!
我个人认为,“首相”不应该参拜靖国神社。


--------
靖国问题3:施加压力的团体
原文(日语):http://nakamaro21.exblog.jp/1624889/
发表日期:2005年10月27日

关于靖国神社问题的舆论调查上,日本人的意见好像也有分歧了,“赞成参拜”和“反对参拜”各占40%多,暧昧的日本人喜欢的“不好说”只有10%左右。而仔细看他们“赞成”和“反对”的理由,就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。
赞成的理由是“不能屈服于中韩的内政干涉”,反对的理由是“应该要跟邻邦搞好关系”,我觉得这一问题已经完全“变质”了。那本来是“历史观”和“怎么追悼战争死难者”的问题,现在已经变成外交问题了。不怕误解地说,我觉得年轻人对“真正意义上的”靖国问题不可能感兴趣,那只不过是老年人所关心的问题而已。

我认为“靖国神社参拜问题”在本质上与美国的“手枪控制问题”很相似。对美国平民来说,控制手枪是跟自己的日常生活没有多大利益关系的事情,控制也不能减少恐怖袭击,不控制也没有多大危害,布什不说控制只不过是因为共和党的背后有“想卖手枪”的压力团体而已了。
首相去不去靖国神社对日本人民来说也没有多大利益关系,去了也不能减少税务负担,不去也不能充实福利,小泉去靖国神社只不过是因为自民党的背后有“想让他参拜”的压力团体(=遗族会)而已了。
两个人都是为了选举,想跟那些压力团体讨好关系而已了。

小泉当首相之前对靖国神社没有那么强烈的感情,2001年自民党总裁选举的时候他以“参拜靖国”作为竞选诺言只不过是因为想打败他的竞争对手桥本龙太郎而已(桥本龙太郎是遗族会前会长,他当首相期间参拜过一次靖国神社,后来担心亚洲外交取消参拜。小泉那时如果不打“参拜”的牌子,“遗族会”的选票肯定流入到桥本的手里)。在此我想问问你们。
「2001年春天,小泉掀起一股“改革”的热潮,那时你对靖国神社问题感兴趣吗?」回答肯定是“No”吧,原来只是极少部分遗族感兴趣的问题变成大家所关注的外交问题,真是荒唐…。


我在此引用一下19日(2005年10月19日)共同社的新闻,原载是雅虎日本网站:
由于参拜,日本与中韩两国的外交有严重的停滞,关于这一问题小泉首相说“对话是可以进行的,不要只用短期的视线看问题,我觉得用10年20年30年的长期视线看问题比较好一些”。
http://headlines.yahoo.co.jp/hl?a=20051019-00000229-kyodo-pol

由于生物学原因,20年以后“遗族会”不能成为自民党的重要支持机构。小泉首相的意思就是说,等到那时候再解决靖国神社问题,唉…(苦笑)。


--------
(后记)
最近在日本发现了昭和天皇反对靖国神社的memo,这一信息哄动了日本,同时哄动了中国。其实对我来说这并不是新闻,甲级战犯供奉以后,天皇没有一次参拜靖国神社,光凭这一事实我早就看出天皇的心意。我想给中国朋友介绍东京都长石原慎太郎对此的反应,他在中国被视为日本右翼的领袖,其实看他的讲话我觉得没有在中国所报道的那么夸张吧,我直接翻译一下:
石原表示自己今年也要继续参拜后,向记者透露说「我很理解天皇的心情,我参拜的时候也没有为那些甲级战犯祈祷过,我认为他们对这一战争有责任。」
对于甲级战犯,石原都长说「那是占领军瞎定的,其中也有冤枉的,也有真正的战犯。」
对于“东京裁判”(美国为首的占领军为审判日本战犯而开的法庭),他说「那一审理是战胜者单方面地审判战败者的,没有正当性,我认为那时日本人应该自己审判误导国民的战犯。同时我认为“审判没有正当性,因此战犯没有罪”这一主张是荒谬的。」
石原都长从00年起,每年8月15日(终战纪念日)都参拜靖国神社。
http://headlines.yahoo.co.jp/hl?a=20060721-00000123-mai-soci
[PR]
by t-kume | 2006-07-23 12:11 | 靖国問題
<< 当爸爸了!! CCTV《同楽五洲》出演記 >>